追蹤
風流千古˙一時人物
關於部落格
關門中...(閉關or被關?)
  • 1013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3

    追蹤人氣

【自創】私情

 

 

西元二零零壹年,五月六日。

貓死了。

就這樣像睡著似的縮在我的薄薄被單上,沒有一絲痛苦地離開。

而我,我失去世界上唯一可以擁抱的溫度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唔…啊、啊嗯……」

激情的吟哦,迴蕩在我的耳邊。

淫靡、放蕩。

「啊…嗯~唔嗯……啊啊…啊……」

腦中因為快感而麻痺,我看見自己的手指,帶有恍惚而不真實的蒼白,箕張地抓在帶有豹紋的床單上。

他就在我的身後,在我的身體進出,濕潤的拍打聲響,每一次前挺都讓我身體微微顫慄的縮了下。

而,我如陷入瘋狂愛戀似的那裡,在一次次的撞擊抽插中都試圖抓住他的分身,像讓他留在體內飽脹我的空虛;但他不斷的進出,只能讓我在每一次挺進貪噬地咬著他,撫慰渴求的身軀。

「凱…..你的身體真棒……」他濃重地在我耳邊喘息著動作,「又濕又熱……還緊緊的包著我……」

他說著再度重重刺入我的身體深處,從下體尖銳竄上的痛跟快慾讓我昂首。

「呃、啊啊~~啊啊──!」快,再多一點、多一點…….

彷彿知道我所想,他最後一次用力地挺進,令我從鼻間發出悲鳴;腦中瞬間空白,從體內迸射出的慾望種子,就這樣灑在精緻的豹紋床單上。

一道炙熱刺灑在我的內壁,我酥麻地輕顫,隨之感到體內飽脹的高熱;些許漲液出我的身體,順著腿部線條沿流。

清晨的冰涼氣息,跟他在耳邊吹吐的火熱喘氣揉成了一片,我如擂鼓的心跳,貼著伏在背脊後的他的心跳。

隨著體內的火熱終於消退,窗外的日光也漸漸炎熱了起來。

他離開我的身體,又輕手將我連弄污的床單一起抱起走進浴室。如以往地將床單丟至一邊,轉開水龍頭,抱著我一起淋浴。

熱水淋濕了我跟他的身體,看見從他鼻樑上滑落的水珠,我忍不住伸出舌尖細細舔去,引來他寵溺的笑容。

「別鬧,凱。」他似是訓斥,但語調卻溫柔不已。

我咯咯笑著,貼上他充滿灼熱男子氣概的臉龐,撒嬌似的摩蹭。

「乖。」他揉了揉我的濕髮,輕吻了下。

我閉眼,順從地偎著他,感覺他略為粗操的指尖從髮鬢滑過頸項,輕柔地洗滌在我身體中留下的體液。

他按摩著我殘留著歡愛餘韻的身軀,讓我忍不住從喉嚨中發出模糊地舒服呻吟。

他高興地笑了──我知道他喜歡這樣,盡其一切地寵著我、撫摸我,聽我發出愉悅的聲音……像是對待最心愛的寵物。

我是這男人撿回來的寵物。

在那細雨的五月清晨,我埋去我唯一的伴侶──一隻貓的那天清晨,茫茫然孤坐在土堆旁的我,被這男人撿了回來。

每天每天,清晨的做愛後他離開屋子,而我沉睡,餓了便吃傭人為我準備的食物;到了夜晚他回來,又陷入激烈的性愛之中。

我跟他,沒有過交談;除了床上的呻吟索求,我不多說任何一個字。

這是寵物的本分──取悅主人,受主人的寵愛撫摸,在主人容忍的範圍內盡情撒嬌,偶爾有些小任性,卻仍聽話。

寵物又如何?我不在乎…我不在乎。

至少,在這男人的臂彎中,我倍感嬌寵。

至少,在那個五月的清晨,他讓失去歸處的我再度有了回歸的地方──一個需要寵物的男人,他需要我。

坐在鏡台前,他吹乾我的髮。

看見在大手撥弄下變得雜亂的淡棕髮絲,我忍不住又咯咯笑了。

「別笑了。」他嘆息著,在吹風的聲音中我仍聽見他略為低啞地說:「你這模樣我會想吻你,凱。」

我收下笑聲,一雙貓樣眼瞳卻依然笑著瞅他。

他模糊地詛咒了聲,丟下依然啟動的吹風機抬起我的下巴吻了上來,而我伸出手臂勾下他,加深熱吻。

勾纏的舌分開後,他又吻了我的唇、耳垂跟頸項,癢得我笑著。

「壞心的貓…你又害我遲到了。」他喃喃抱怨,用力啄吻了下我的唇,「去睡吧,我得出門。」

我彎起嘴角,順從地站起身把自己丟上大床,懶懶地滾動了下,赤著身趴在床沿看他換衣服。

「我去公司了,乖乖待著。」

我噘著嘴輕唔了聲,雖有些不高興他丟下我出門,卻也只能看著西裝筆挺的他關上門,聽著腳步聲遠離。

然後,我一如往常斂下笑容,蜷縮身軀,靜靜地閉上眼睛什麼都不去想──甚至不想,我們之間有沒有愛情。

因為我只想要你寵愛輕憐,而不想要愛情。

寵愛沒有傷害,但愛情卻是足以粉身碎骨。

所以我不要愛情──我不要去要你的愛情。

我只會靜靜地、乖乖地等待著,等待那扇門再度開啟。

等待你回來,再度將我抱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